• 导航

新闻中心

日本欲向海洋排放核污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

作者:谢若初 吕耀东

自日本政府4月13日正式决议以海洋排放方法处理福岛核污水以来,日本国内与世界社会对其决议计划的质疑批判声便不绝于耳。众所周知,产生于2011年的福岛核沙龙salon事端为7级特大核事端,是人类前史上最严峻的核灾祸之一。面临关系到日本及周边国家民众切身利益、关乎世界公共健康安全乃至人类命运的严峻事情,无论是相得益彰的东京电力公司,仍是敷衍塞责的日本政府,抑或是党同伐异的西方政客与媒体,其谬言丑行都将为世人所厌弃。

东京电力公司毫无诺言

作为福岛核事端职责及过后处置主体,东京电力公司可谓劣迹斑斑:不只屡次演出瞒报漏报、篡改数据的丑剧,所属多座核电站亦曾产生不同程度的事端。

早在2002年,东电就供认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长时间存在篡改、假造核电站安全记载的行为,29份文件、百名职工牵扯其间。2007年1月,东电又被逼供认自1977年起以篡改数据方法对三座核电站共199次安全危险予以瞒报。随后,其又连续被曝出对福岛榜首核电站1978年反应堆临界事端、1998年反应堆控制棒意外拔出事端、柏崎核电站2007年多起核安全事情等进行了隐秘。就在福岛核事端产生前的2011年2月28日,东电在向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递送的陈述中供认:长时间未对包含冷却系统部件在内的核电站6个机组的33个部件进行查看。而地震产生后,东电又在侥幸心理及经济利益至上理念的唆使下,瞒报最新状况,贻误最佳救援机遇。其高层乃至还被曝出在关键时刻惊惶万状、寻欢作乐等丑闻。此外,东电在福岛榜首核电站选址过程中疏忽该地曾在120年间产生三次海啸的严峻危险。因而,福岛核事端查询委员会终究陈述以为:事端并非天灾,实为人祸。

即使引发前史级严峻核事端,东电仍不思悔改,誓将谎话进行到底。2016年东电供认福岛榜首核电站产生的是“堆芯熔化”事端,此前其“堆芯损害”的谎话旨在瞒天过海。关于事端处置,东电则不断用谎话粉饰无能。2013年8月,东电被逼供认产生了300吨高浓度核污水从钢槽中漏出、部分流入太平洋的3级严峻核事情。同年10月,工作人员误操作导致约7吨核污水产生走漏。2014年4月,东电宣告203吨核污水因操作失误被走漏至地下室。而就在日本政府做出“排污入海”决议的一个月内,福岛榜首核电站又连续被曝出产生走漏事端。4月22日,东电供认3月发现的凝胶块状物为寄存放射性物质的集装箱遭到腐蚀产生走漏而构成的,且部分走漏物质已混合雨水入海。4月25日到5月16日,东电又先后发现6个储水罐漏水。由此足见,东电既无企业诚信,亦无技能才能,更无社会担任,底子没有资历处置福岛核事端。

日本政府透支信赖

在1955年经过的《原子能基本法》第二条中,日本政府将“确保安全”标榜为其从事核能研讨、开发及使用的主旨,着重“民主、自主、揭露”的核能“三原则”。但是,自1966年日本摆开商业化核电开展前奏以来,频发的事端以及政府对相关利益集团的怂恿与庇护,都对此构成极大挖苦。

日本之所以沦为核事端大国,除了技能要素,其在核电范畴存在灰色利益集团,也是不容忽视的准则原因。“官产学研”是日本在自然科学技能范畴构成的多方协作形式,但该形式在促进日本科技开展的一起,亦导致核电范畴呈现官商勾结、利益输送等腐败现象。在长时间推进核电开展的过程中,日本构成了由政府安排、电力企业、核电站所在地及有关学者构成的“四位一体”利益集团。在这个被称为“原子能村落”的集团中,日本核能方针的提出者、制定者、执行者、监督者同享利益,相互庇护。查询显现,福岛核事端产生前的近50年中,从通产省“空降”到关西电力、东京电力等企业的退休官员多达68人。日本前首相菅直人则批判从属经产省的原子能安全保安院虽身负核安监之职,却致力于“操作假造”民意,制造出大多数大众支撑核能的“假象”。不难想象,受此利益集团影响,日本核电安全查看会怎样流于形式,有关事端又是怎么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福岛核事端后,日本政府虽对有关安排做出调整,但从根据经济利益及“国家形象”考量决议“排污入海”,并将首要精力投入到应对所谓“风评被害”等行动看,其与“原子能村落”乃一路货色。为处理核污水,日本共拟定地层注入、海洋排放、蒸腾开释、电解开释和固化深埋五种备选计划,终究挑选了本钱最低的海洋排放计划,此种私益至上的极点决议计划与长时间占据日本核电范畴的利益集团的行径并无二致。更令人震惊的是,日本政府竟将本国民众及世界各国的对立声浪视为“风评被害”。以复兴厅为代表,其不吝在经济下行压力日益增大、灾区重建缓慢的状况下,斥资20亿日元用于减轻和消除核事端带来的负面舆情。这种处置舆情挥金如土、处理核污水“克勤克俭”的做法,无疑是在透支日本政府本就所剩无几的世界信赖。这样的政府无权私行倾倒核污水入海。

西方国家“双标严峻”

此次日本排核污水入海决议犹如一面照妖镜,使部分西方政客及媒体的双标嘴脸无处遁形。

美国国务院宣布言论称日本“好像采纳了契合全球公认的核安全规范的做法”,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居然在交际媒体对日方“通明”决议表示感谢,而美国食物药品管理局旋即发布警示:对包含海鲜、乳制品等在内的日本食物采纳禁入办法。而凭仗“环保前锋”人设走红的瑞典“环保少女”格蕾塔·通贝里则仅转发新闻和“绿色平和”安排推文,敷衍塞责,同其近来在气候问题上针对我国的无端打击与品德劫持构成鲜明对比。

更无耻的是,在切尔诺贝利核事端产生35周年之际的4月26日,日本放送协会对该事端作出了“史上最恶”的点评,并大举批判苏联对事端的处置,却只字未提日本在没有尽头安全处置手法的状况下,固执决议“排污入海”,并将本身职责转嫁给全人类的罪恶行径。这种妄图使用言论“围魏救赵”的做法警示人们:除了对日本“排污入海”予以坚决抵抗外,也应对西方政客及媒体的“双标”底色及“用谎话掩盖谎话”的混淆视听行为坚持高度警觉。日本必须在世界社会的一起监督下处理核污水。

总归,日本“排污入海”所折射的绝非是东电、日本政府与一些西方政客及媒体的特性问题,而是普遍存在的西方资本主义的准则迂腐及逻辑窘境的共性问题。正所谓“人而无信,不知其可”,满口自由民主人权的“普世价值”拥趸,正在亲手掩埋世人对西方“民主神话”的最终一丝梦想。

《光明日报》